半季

首页艰难爱情

半季

艰难爱情 2020年10月22日

那一年的暮春,三角梅爬满寝室后边那道细细长长院墙,粉晓静的,而紫荆花从教学大楼沿线一直开来到运动场地那里,璀璨得如同嫣嫣的情绪,此时的她呀,心花路放。

“嫣嫣,你等等我,足球比赛没那麼快刚开始的。”学过民族舞蹈也是长跑冠军的嫣嫣身轻如燕的在前面飘行,害得我这个体育文化老不过关一天到晚就喜欢往公共图书馆钻的蛀书虫在她后边追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呢,每日叫你跟我起來晨练不了,一天到晚捧本破书见到三更半夜,早晨老站不起来,再那样下来你别说跑不了,行走都步履蹒跚呢。”嫣嫣转头看着我责怪着,向前的速率一点儿不降。

我郁结无奈,站定迟疑半秒猛地回身回去走,他人都笑我是嫣嫣的熊猫牛,实际上我不太喜欢做她徒弟可优柔寡断经不住她磨。嫣嫣全都好,就除开学习培训和脾气暴躁,我全都不太好就除开学习培训和性子还行。

“喂,你竟然也是有性子的呀?!”嫣嫣回跑过来一把拽住我直嚷嚷,险些将我拽倒,耳朵里面也被她的高八度给震得嗡嗡响直响。

把我急得直翻眼,我为何就不可以有性子呀!

想一想简直亏变大,了解她柳语嫣我也无缘无故的变成完全免费的小丫鬟,每日帮买饭开启水不用说,有时候她有排演有演出忙还磨着我帮她洗床单,这也就而已,最可恨的是每一次考試都得费尽心机去猜用考的內容梳理好给她,乃至有时候协助她舞弊还得和她确保不可以给老师发觉。而最为要我糟心的是和她在一块让别人感觉她是美的了不得的花束可是我连绿叶子都并不是,也就一蔫蔫的小枯黄,这人全是有爱慕虚荣的,这女人都是追求美丽的,我自然都不除外。

“行了,行了,别气了,小祖宗小姑娘算老大姐我错行了吧!这袋冷食也无需你帮提了,我提吧。”嫣嫣从我手上拿过冷食拉着我往篮球场地跑。

足球场里,足球比赛还没有刚开始,足球运动员们已经热身运动,今天大家师范大学和邻居财经大学开展国际友谊赛,每一次跟她们商专赛事嫣嫣的真命天子都是会来,听说她们两从普通高中刚开始就刚开始处对象了。

嫣嫣的真命天子是个挺好的小伙儿,叫俞蓝海,高高大大的,一天到晚健身运动还那麼白,最要我钦佩的是他这念财大的跟我聊到我非常擅长的文学类、书法艺术和书画来他竟然每样都说得侃侃而谈。

有一次嫣嫣用欲擒故纵激我跟蓝海较量现场绘画赋诗,結果他速率比我快画得还不比我差,便是诗没我写的好,可他那诗是用刚劲有力的行撰写的,比我稍显苗条的行书漂亮多了。听嫣嫣说蓝海他爸是做轿车和汽车零配件市场销售的,家中特有钱,而嫣嫣她爸是开超市连锁店的,家中都不急需用钱,她们看上去还简直男才女貌。

蓝海远远地看到大家就慢下来冲大家扬手问好,嫣嫣冲过来取出一瓶冰红茶递过去甜滋滋笑,美的跟个仙女一样,蓝海的棋友直捣乱也冲嫣嫣追讨饮品,嫣嫣不给立即嘱咐我要去足球场边给他倒纯净水,而大家师范大学的足球运动员和足球迷们都不屑一顾的说我们两是内奸,我难堪无比。

足球比赛完毕,自然是蓝海她们赢,嫣嫣激动得跳起大呼,我看见大家学校的足球运动员和足球迷们恼怒的眼光,过意不去的垂挂了头,也许我确实不应该跟随嫣嫣为蓝海她们欢呼呐喊助威,可蓝海她们的球艺真的是比大家学校足球运动员的好很多,看见看见就禁不住喝起彩来啦,这身不由已的可这不是我哦。

恰逢礼拜天,蓝海她们获胜当然是要祝贺一番的,自然也像以往那般会邀上嫣嫣与我,我不太喜欢饮酒猜码乱哄哄的场景,可嫣嫣拉扯我要去做伴也只能跟随来到。

那天晚上蓝海她们不知道咋的统统喝醉了,各个歪七扭八,话都尤其多,有一个小伙儿还拉着嫣嫣的手喷着酒味告白说:“嫣嫣,你真美,如果你不是咱蓝海哥的女友得话我一定不顾一切追你。”

嫣嫣吓得直往蓝海背后躲,蓝海都不拦阻,喷着酒味笑,把嫣嫣急得脸都变绿,站起就走。

看一下已摆脱好几步的嫣嫣和醉成一团的这个人伙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我想到年以前和嫣嫣跟蓝海她们去烤串,和他同寝室一姓谢的兄弟跟我挺聊得来,他留过电話帮我,之后还给我打了两三次电話约我去玩,我还回绝了,年之后便没再联络过,可号仍在手机了储存着。我迟疑了一会儿便咬着牙拨了以往,迅速就听见电話那头传出激动的响声:“紫婧,是你吗?想不到你能帮我通电话,很晚通电话来有事吗?”

我过意不去的把状况告知了他,他自然一番心寒,但是還是痛快的同意叫几个人回来接蓝海她们回来。

她们迅速就来了,三下两下把好多个醉鬼弄到了的士,我与小谢一起也把蓝海扶到了车,正想放手离去,想不到蓝海一把拉着我喷着酒味说:“嫣嫣,你别走,不要走,嫣嫣。”一用劲把因为我拽倒了车里不放手,我难堪无比,望着小谢期待他能给我打开蓝海,殊不知他就说:“紫婧,果断你跟我送他回来,回过头我再送你回来,很晚了你一个人回来我不会安心。”我心里里想,你没送我还还安全性,你送我还还担忧呢,可那样的话太致伤,是不管怎样都不可以出入口的。没法,手被蓝海牢牢地拽着,也只能先送他回来再说了。

车里,蓝海老往我身上靠,压着我半侧肩部好酸好痛。

小谢好奇心的问:“紫婧,干什么唯有你和她们在一起?语嫣呢?”

我当然不太好说真话,只有打马虎眼说:“她难受先忙了。”

小谢也很少问,随便的与我闲谈起來。

路途很近,迅速就来到,车调到宿舍区门口停了出来,蓝海抓着我手一直没松过极大地脑壳一直靠在我柔弱的肩部上,让我难受得想揍他,可也仅仅想一想罢了。

小谢先下车时绕开来给我开车门,就在小谢下车时后那一刻,蓝海靠在我肩部上的大脑袋忽然转至我眼前,他那喷着酒味的嘴唇厚用劲的吻了一下我的唇,还呐呐的说:“紫婧,我爱你。”

我一瞬间晕眩,它是出现幻觉它是出现幻觉,我心里里一遍一遍的跟自己说,可我明白并不是出现幻觉,并不是出现幻觉那么丢人的事我可如何应对,所以我一定要把这作为出现幻觉。

小谢开启汽车车门那一刻蓝海松掉了我手,我可以觉得得他一直半眯起来的眼突然挣开了,并深深地的看过我一眼。我下了车,小谢扶着蓝海出来一再聊要我等一下,他送我返校,我讲大家院校就在她们邻居,不需要了,讲完转头急急忙忙的就离开了。

那一晚,彻夜难眠,它是难以想象的。

生活還是像以往那般平平淡淡的过着,一转眼也是一个礼拜天的来临。这时,春季已寥寥无几,好像都能听见夏季的声音了。

蓝海说他发觉了一个好去处,他叫她们家驾驶员弄了辆越野汽车给他们,周六要带嫣嫣玩儿,嫣嫣当然会拉来,想起之前的事我确实是过意不去跟去,可嫣嫣她不清楚我的想法自然会拉扯来。

实际上嫣嫣去那里都拉来除开我跟随会像女保姆一样照料她外,更关键的是其貌不扬还有点俗气的我和她站一块更显现出她的漂亮与贵族气质。

到了车才发觉此次小谢也跟了来,车驶离了城区向近郊区开回,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大家看到了一大片翠绿的荷花塘,尽管都还没莲花对外开放,碧叶间已暗隐了一些小花骨朵了。

大家拿来竹排去玩了一下,播放视频着歌曲美美哒的吃完一餐野餐,嫣嫣喜爱拍照爱爱美,平常出行全是我帮她照相,此次想不到蓝海带了画具而言要与我一起协作画一幅碧叶美女图拿来出展,叫嫣嫣到荷花塘里让我们当女模特,嫣嫣自然十分不高兴,但是惦记着蓝海要把她清理

你喜欢的内容:

关键词:

联系方式 / Contact

  • 上海叁眼法律咨询
  • 地址:上海静安区新闸路831号丽都新贵大厦21层D座
  • 电话:13701771870
  • 联系人:施经理
  • 邮箱:shijinhui987@163.com
  • 网址:http://www.diaocha114.com
  •  
  •  
  •